•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草原旱情严重 2019-07-15
  • 这个帖子,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共产主义时代,产品极大丰富,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好比脱裤子放屁!... 2019-07-1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7-05
  • 区域经济新格局显现 高质量均衡发展成重点 2019-07-05
  • 意见反馈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01
  • 寻找把他吃剩的饭菜找包后,丢给四两吃,这能算道德?[微笑] 2019-06-30
  • 或许正相反,朝鲜就是例证 2019-06-28
  • 安徽省住建厅:非房企所拿土地也能建租赁住房 2019-06-22
  • [FUN来了]惨!男子一个过肩摔 摔得女友面目全非 2019-06-13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06
  • 打开水龙头流出“鲜橙多” 南昌县这个小区神了! 2019-06-06
  • 反校园暴力法,这个必须有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04
  • 在强国论坛和新浪微博上也就说了几句国产80后伟大的钢琴家,嚯!粉丝不干了,邮箱里塞满男性女性生殖器的骂声和愤慨声。其实,真没有诋毁的意思。比如,美国一家男性内衣 2019-06-04
  • 敦煌学者探访榆中大佛寺 揭开神秘石窟寺面纱 2019-06-04
  • 习近平时间用屈原精神“塑心”“立行” 2019-06-04
  • 长白山天池水怪抓住了 > 玄幻小说 > 我怎么这么有钱 > 章节目录 第264章,是不是叫陈平?【三更,有红包】
        听到这清冷的声音,杨桂兰浑身炸毛,害怕的不行。

        一转身,她就看到一道清冷高贵的身影,站在病房里,双目冷冷的盯着自己。

        “云……云夫人,您怎么来了?”

        杨桂兰讪笑道,脸上硬是挤出笑容。

        该死的,怎么会在这里碰到云静这个女人!

        杨桂兰怂了,缩着脑袋,看了眼病床上漠不关心的陈平。

        云静双手环胸,一身得体修长的黑色长裙,显得很是优雅高贵。

        她眼神默寒的盯着杨桂兰,心中微微恼怒,这个杨桂兰,看样子还是没吃够苦头。

        啪!

        云静直接上前,一巴掌扇在杨桂兰脸上,冷冰冰道:“你是不是忘了我上次跟你说的话?”

        杨桂兰捂着脸颊,满脸无辜的委屈,忙的道:“没,没有,我记得?!?br />
        她这个刻薄的丈母娘,终究是遇到了自己不敢招惹的人。

        这要是换了其他人,杨桂兰肯定能掀翻了天,撕了她。

        可是,对方是云静,她不敢。

        要说杨桂兰无理取闹,这种人也就是在陈平面前,在江家人面前张牙舞爪罢了,真要换了其他任何一个稍微有点势力和地位的,杨桂兰准怂的跟孙子似的。

        “哼!”

        云静冷哼了一声,道:“我警告你杨桂兰,陈平不敢拿你怎么样,是看在你是他丈母娘的份上,但是我不一样,你要是再敢对陈平吆三喝四或者打骂羞辱,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不敢不敢,我把他当自己亲儿子都来不及呢?!?br />
        杨桂兰忙的谄媚的讨好道,还示意自己手里买的鸡汤,道:“我就是过来给他送鸡汤的,亲手熬得?!?br />
        说着,她把鸡汤搁在床头,说谎话完全就是脸不红心不跳的。

        明明就是路上随便买的。

        云静冷漠的看了眼杨桂兰,而后看着床上看书的陈平,道:“别忘了刚刚我和你的约定?!?br />
        说罢,云静大手一挥,直接走出了病房,留下浑身冒冷汗的杨桂兰,瘫软的坐在沙发上。

        云静那女人的气势太强大了,强大到杨桂兰忍不住要跪下去。

        等人走了,杨桂兰才恨恨的瞪着陈平,指责的骂道:“陈平,你刚才为什么不帮我?你就这么喜欢看我被人打吗?我好歹是你丈母娘,她那个恶毒的女人只是你的二妈,我亲还是她亲?”

        陈平抬眉,冷冷的看了眼杨桂兰道:“你别在我这里撒泼,有本事你去找她说理算账去?!?br />
        这杨桂兰还真是欺软怕硬,难道自己表现的还不够,她还不怕?

        “我撒泼?”

        听到这话,杨桂兰就不开心,直接将鸡汤扔在垃圾桶里,骂道:“不给你喝了,你个没良心的白眼狼!枉我还想对你好,你就是活该一辈子窝囊废!”

        或许骂这些还不解气,杨桂兰又开始刻薄无礼的指责道:“你陈平吃我们家的用我们家的,你对我们江家回报过什么?我不管啊,云静那个女人我看着不爽,你要么帮我对付她,要么,你就和婉儿离婚,我可不想咱婉儿有这么一个恶毒的后婆婆!”

        杨桂兰算准了,自己和云静是水火不容的。

        她又不敢对付云静,那就得拉上陈平。

        陈平敢不听?

        那就让他和婉儿离婚!

        看陈平这窝窝囊囊的样子,那陈家的家产肯定是那个云静手里了。

        那可不行,必须从云静手里抢回来!

        杨桂兰这几天想的很简单,只要从云静手里抢回家产,那就是陈平的,陈平的最后肯定得是江婉的,也就是自己的。

        陈平无奈的摇头,眉头紧锁,冷声道:“杨桂兰,请你出去?!?br />
        他是真的受够了自己丈母娘这种翻脸不认人,又胡搅蛮缠的性格。

        “什么,你赶我出去?”

        杨桂兰恼怒了,上前就是狠狠的一巴掌抽在陈平身上,骂道:“好你个白眼狼,现在都敢赶我出去了?你别忘了,你是我江家的女婿,是我杨桂兰的女婿,我是你丈母娘,就算你陈平现在不一样了,我也是你丈母娘,你就得听我的!”

        说完,杨桂兰直接拎着包包就走了。

        完全就是那种翻脸转身就不认人的气态。

        陈平算是服了。

        得找机会敲打敲打这个杨桂兰啊,不然太嚣张了。

        杨桂兰走后,陈平才轻松了很多,回想着刚才和云静的约定。

        想着,他给陈天竹打了个电话,问道:“二叔,你回岛了?”

        “嗯,家里有点事,不过你放心,二叔能处理好?!?br />
        电话那头,陈天竹的声音明显有些沉闷。

        陈平当时也没在意,问了一些事情,也就挂了电话。

        最后,陈天竹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

        陈平想了很久,回道:“快了?!?br />
        突然的急促铃声打断了他的臆想,一看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电话号码。

        “喂,哪位?”

        “这才几天没见,你就不认识我了?”很甜的嗓音,如沐浴春风。

        郑眉!

        陈平脑子里放片似的一下子就锁定了声音的主人,这默认的小妖精这时候给自己打电话能有什么事?

        “说吧,什么事?”陈平问道。

        这郑眉完全就是小姑娘心性,很大胆很开放。

        但是陈平不能耽误人家啊,他都结婚生子了,况且还是郑泰的女儿,这要是传出去,不好。

        “没事就不能找你了?”

        郑眉现在正从酒店里出来,一身时尚的棒球白色短裙搭配着小吊带衫,带着白帽子,将她那火热饱满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

        几个从酒店门口路过的男人,全都看傻了眼!

        这女子简直太漂亮了!尤其是那一对令人想入非非的高耸。

        陈平有些接不上话来,只能干笑了声。

        “我找你有事,有空吗?”

        郑眉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直接开门见山了。

        陈平不咸不淡的道:“郑大小姐,你要是再让我装你男朋友,就算了吧?!?br />
        “这你可说了不算,我过去找你?!敝C嫉挂膊豢推?。

        十几分钟,等她出现在病房里的时候,正好撞见陈平要起床。

        “你怎么住院了?”

        郑眉进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在她眼里,陈平可是很厉害的人,会功夫!

        陈平苦巴着脸,道了句:“跟人打架的?!?br />
        见他脸色不太好,郑眉上前关切的问了几句,显得很是担忧,道:“谁打你的,告诉我,我让我爸爸的手下替你报仇去!”

        敢动陈平,那就是动她郑眉的心上人。

        陈平懵了,愣愣的看着面前长相妖媚的郑眉,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大小姐,脾气很挺火爆。

        “那个,郑大小姐,能不能扶我去下卫生间?”

        陈平忽的问道。

        “什么?”

        郑眉以为自己幻听了,这家伙脑子里在想什么!

        让她一个女孩子扶你去卫生间,那么接下来呢,难不成还要帮他把尿?

        啊,没想到,陈平居然是这种人。

        不过,好喜欢呀。

        郑眉脸色红晕,显得很是忸怩,“你真的要我帮你吗?”

        陈平也不想啊,可是他腿上、手上、腹背中了几刀,现在缝了线,走路疼啊。

        确实挺尴尬的。

        “你就扶我过去就行了,我自己解决?!?br />
        陈平硬着头皮说道。

        郑眉柳叶眉微微一簇,咬着红唇,看了看身后的病房门,而后似乎下定了决心,满脸涨红,含羞道:“我只扶你到卫生间,剩下的事,你自己解决!”

        她好歹是个女生,自然不能太过火。

        陈平“恩恩”的直点头,有这个就够了。

        郑眉还是有些忸怩,搭把手的把陈平从病床上弄起来,这家伙还挺沉。

        陈平把手搭在郑眉柔软的肩膀上,鼻尖是她身上清淡的香水味,如鸟语花香般令人陶醉!

        尤其是如此近距离的靠近她,他甚至能感受到郑眉身上淡淡的体温,还有一丝微微的颤抖。

        这小妮子不会是第一次和男人如此近距离接触吧。

        想到这,陈平摇了摇头。

        还好自己只喜欢老婆江婉一个人,不然,面对郑眉这样的小女生,他还真担心自己把持不住。

        “你自己站着尿吧?!?br />
        郑眉这时候的脸颊绯红,好不容易把这家伙挪到了马桶前。

        哎呀,好羞涩啊,自己怎么会对他这么好!

        郑眉心里七上八下的,感觉自己脸上烫的厉害。

        等陈平出来后,郑眉直接撂下一句话:“过几天陪我参加一个饭局,就当是你刚才对我的报答了?!?br />
        说罢,她就转身小跑着离开了病房。

        饭局?

        陈平心里思忖,这小妮子不会是又想搞什么花样吧。

        与此同时,江婉正好从公司出来。

        公司医药的销售渠道已经完美解决了,宁家所有的销售渠道全部被另一家公司合并收购,并在今早与必康达成了合作。

        为此,她特地准备去感谢钱和正钱董。

        可是,半道上,她才忽然想起来,陈平似乎在昨晚对她说过一句话。

        他是,京都陈氏集团的陈少!

        江婉差点把这事忘了,出了公司就开车来到了上江京都陈氏集团分公司,找到了钱和正。

        她对陈平的话半信半疑,信得是,最近以来陈平确实变了很多。

        疑惑的是,要是自己老公真的是京都城集团的少爷,那他为何甘愿在江家做一个废物女婿三年?

        “哎呀,江董,欢迎欢迎,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钱和正在董事办接见了江婉,满脸笑意。

        江婉坐在沙发上,踌躇了半天,才慢慢问道:“钱董,我来就是想问您一件事,京都陈氏集团的少爷,是不是叫陈平?”

        会抽烟的于大爷 说:

        三更结束了!今天就三更了,想想后面的剧情,抱歉!

        明天会四更!感谢大家的支持!
  •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草原旱情严重 2019-07-15
  • 这个帖子,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共产主义时代,产品极大丰富,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好比脱裤子放屁!... 2019-07-1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7-05
  • 区域经济新格局显现 高质量均衡发展成重点 2019-07-05
  • 意见反馈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01
  • 寻找把他吃剩的饭菜找包后,丢给四两吃,这能算道德?[微笑] 2019-06-30
  • 或许正相反,朝鲜就是例证 2019-06-28
  • 安徽省住建厅:非房企所拿土地也能建租赁住房 2019-06-22
  • [FUN来了]惨!男子一个过肩摔 摔得女友面目全非 2019-06-13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06
  • 打开水龙头流出“鲜橙多” 南昌县这个小区神了! 2019-06-06
  • 反校园暴力法,这个必须有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04
  • 在强国论坛和新浪微博上也就说了几句国产80后伟大的钢琴家,嚯!粉丝不干了,邮箱里塞满男性女性生殖器的骂声和愤慨声。其实,真没有诋毁的意思。比如,美国一家男性内衣 2019-06-04
  • 敦煌学者探访榆中大佛寺 揭开神秘石窟寺面纱 2019-06-04
  • 习近平时间用屈原精神“塑心”“立行” 2019-06-04
  • 体彩p5预测 福彩3d太湖字谜总汇正版 好运快3诀窍 pk10现金开户 精准六肖中特网 江苏时时彩开奖号96期 百人牛牛怎么升级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 九十五期码报 淘宝彩票怎么发起合买 湖北11选5大小走势图 湖南彩票论坛排三排五 快乐8网址登录 真钱扎金花作弊器 青海十一选五开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