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强茶企 告别“大而不强” 2019-10-18
  • 海南宣讲十九大:春风化雨入琼岛,海涛拍岸谋新篇 2019-10-18
  • “一周注射一次” 有效改善血糖达标 2019-10-16
  • 各城市陆续放开限购 应辩证看待拐点 2019-10-13
  • 十九大报告点赞重大科技成果  带你去认识这些“大国重器” 2019-10-12
  • 带驴友穿越“鳌太” 村民被罚3000元 2019-10-12
  • 图解:5年来,习近平的“上合时间” 2019-10-11
  • 早晨空腹饮水有利健康?正确饮水你需要知道这些 2019-10-11
  • 原来端午节也可以过得很“文艺” 2019-10-07
  • 生发“神药”乱象:广告造假无底线 同批号多个名 2019-10-06
  • 人民日报金台锐评:让工作日志减负增效 2019-10-06
  • 酒后躺车内休息也属于酒驾? 交巡警告诉你这些行为都是酒驾 2019-10-02
  • 科技编辑应提升数字出版能力 2019-10-02
  • 太凶残!高卢雄鸡和澳洲袋鼠踢爆皮球 2019-09-26
  • 安徽省合肥市“互联网+政务服务”提速 2019-09-26
  • 长白山天池水怪抓住了 > 都市小说 > 罪恶无形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七章 实习生
        【这两天点娘后台怎么那么抽呢。。。发一章都好费劲儿……明天请本月的第一次假,所以木有更新,周四正常哈,么么哒~】

        一路无话,两个人就这么沉默的来到了文画的那间工作室,纪渊很显然没有什么聊天说话的兴致,而夏青也觉得这种时候,让他静一静比什么都强。

        文画的工作室距离申雯丽的住处和公司距离都颇为遥远,两个人开着车几乎横穿了整个w市的市区,才总算找到了这里。

        和申雯丽的单位在那种大小公司很密集的全封闭写字楼里面不一样,文画的工作室地理位置上已经明显偏离了市中心的区域,周围的环境少了市区那种喧闹和浮躁,马路窄了一点,上面来来往往的车子少了一点,路边的树荫宽了一些,生活气息也多了一些。

        工作室的具体位置是在一栋小楼里面,楼不高,一共大约就只有五层的样子,周围被很多粗壮的大树围绕着,文画他们的工作室就在第五层。

        纪渊来之前并没有特别联系过文画,算是一个突然袭击,两个人摸上楼,这栋已经有点年头的老楼的楼梯间里面即便在这样的炎夏也自带一种略微潮湿的阴凉,那一股子气味儿也颇具岁月感,和现代化的高层写字楼迥异。

        文画的那个工作室不难找,整个第五层的面积并不大,他工作室的招牌还是比较醒目的,和申雯丽工作那家公司龙飞凤舞的浮夸风格不同,文画的工作室招牌是一块原色的实木,上面刻着工作室名称,看起来非常的返璞归真。

        纪渊他们来到工作室门前,门旁边装着一个小门铃,纪渊按了几下,里面有一个女声清脆的应了一声:“请进!”

        两个人推门而入,进门就发现这门内风光和旧旧的走廊、楼梯间迥然不同。

        文画的这间工作室位于顶楼一隅,因为五楼本来就面积不算大,这里大约占了三分之一的室内面积,进去之后夏青发现这是一间朝阳的大开间办公室,地上铺着浅色的实木地板,办公室里面的桌子则大多是胡桃木色的,视线所及的陈设也几乎都以实木材料为主,四周的墙壁是刷成白色的砖面,天花板上垂下来几盆吊兰,加上充沛的阳光,看起来色调鲜明,又充满了自然与温馨。

        办公室一侧还有一扇玻璃拉门,通向的是外面的天台,天台上似乎也是被用心装点过的,远远看过去,天台地面上铺了绿色的人造草皮,还摆着一架木质秋千,看起来颇有些情调,与其说是工作场所,倒不如说在某种程度上更像那种受人欢迎的网红拍照地点。

        工作室虽然朝阳,但是安装了中央空调,所以光线充沛的情况下,依然凉爽,估计别的都不谈,光是这一点都足够让很多上班族羡慕了。

        距离门边不太远的一张桌子旁边坐着一个年轻姑娘,看上去也就二十刚出头的样子,打扮得也非常具有文艺范儿,白色的棉布吊带裙外面罩着一件宽松款的浅蓝色格子衬衫,夏青和纪渊进门来的时候,她正坐在那张桌子旁看杂志。

        “你们找谁呀?有事么?”年轻姑娘看人进来了,抬起头来询问。

        “我们找文康成,这是他的工作室吧?”夏青想起文画在网络上面几乎都以这个“艺名”自称,所以试探着用这个名字来问对方。

        年轻姑娘果然并没有对这个名字产生任何的疑惑,而是非常自然的点了点头:“对,这是康成哥的工作室,你们要找他啊,那稍等一下呗,他带队出去拍片子了,我估摸着再有一会儿差不多就该回来了!那边有沙发,你们随便坐?!?br />
        她估计是把夏青他们两个人当成是来找文画谈合作的客户了,所以态度颇为热情,把两个人带到工作室一侧的沙发上,又跑去给他们拿了两罐冰镇汽水。

        “你们这是来的时间有点不巧,除了跟着康成哥出去拍片子的之外,其他人出去吃饭了,要不是我减肥,中午不打算吃了,你们搞不好要扑个空呢!”小姑娘很爱讲话的性格,把汽水递给二人之后,顺便坐下来陪他们聊聊。

        夏青向她笑着道谢,接过汽水,顺势问:“你们这家工作室好像人不多吧?”

        “还好还好,我们一共有三十多人吧,不能说是很多,不过做一般的拍摄和制作也是够的,属于那种在成长中,但是相对又比较成熟的团队?!蹦昵峁媚锾群芑惹?,“你们应该在网上看到过我们工作室的作品吧?很有人气的!”

        “对,我们看到过,不过没想到你们这边的制作团队这么年轻?!毕那嘈Φ?。

        年轻姑娘有点不好意思的摆摆手:“你们是不是看我年纪不大所以误会了?我们这边虽然说年纪确实都不算大,不过主创人员都是从业好几年的那种,我暂时还不是这里的正式员工,我是假期过来实习的,还有一年才大学毕业呢!不瞒你们说,我就是康成哥的粉丝,因为喜欢看他的那些探店作品,对这方面也特别感兴趣,所以假期的时候才提前申请了来这边实习,想要学习一下?!?br />
        “这边的工作和策划之类的,都是以文康成为主导的吧?”纪渊问。

        别看他平时不大爱理人,现在因为需要和一个大学还没有毕业的小姑娘攀谈,倒也努力的克制住了原本自带冷气效果的疏离感。

        “嗯,是的,平时团队里有分工合作,但是主要还是康成哥来拿主意,他是一个特别有思想有才华的人?!毙」媚锼灯鹞幕氖焙?,两只眼睛里面闪动着异样的光彩,无论是语气里还是神态当中的崇拜都是掩饰不住的。

        夏青觉得有些惊讶,如果说她从来没有见过文画本人的话,现在看小姑娘这副样子,搞不好要以为呆会儿要见的是一个高大帅气的小鲜肉,或者气质不凡的文艺男。

        倒不是说夏青以貌取人,只是按照一般的惯性思维,外貌比较具有突出优势的人,往往更容易收获崇拜和迷恋的目光,而文画从外貌来看,很显然并不是这一卦的,他纵然不算是有多丑,但也同样的不出挑。

        作为一个中等身高,身材略显圆润,有着一张圆脸和一双不算有神采的小眼睛的男人,通常来说给人亲切感容易,收获崇拜就要靠人格魅力了。

        想一想文画在网络上面的人气,以及从头到尾申雯丽与他一步一步走到一起的过程,夏青觉得对于文画,或许真的是人不可貌相。

        “你是学这方面专业的么?”夏青继续和小姑娘聊,“我听你的口音,好像不是w市的人,是在这边上大学么?假期顺便过来实习,锻炼一下?”

        “我不是w市人,也不在这边上大学,不瞒你说,我大学里面学的专业是公共事业管理……”小姑娘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就是单纯的因为喜欢康成哥做的那些视频,觉得做这一行特别有意思,所以就给自己争取了一个实习机会!”

        “所以你假期特意跑到这边来,就为了向文康成学?他在网络上也不能算是人气超级高的那种博主吧?”夏青觉得有些惊讶。

        “那是因为康成哥他不是一个见利忘义的人,他经常跟我们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是做美食探店的那种博主,虽然说需要赚钱,但是他更需要的是向他的观众传达一种生活态度,让人在看过他的探店黑红榜之后,既能避免踩雷,又能够逐渐学到一种甄别优劣的生活品味,体会到美食的真谛,让自己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又很精致?!?br />
        小姑娘说这番话的时候,两只手下意识的握在一起,捧在胸前:“我以前其实挺消极的,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学什么,想做什么,稀里糊涂的学了一个自己都不是很感兴趣的专业,眼看着都快毕业了,也不知道以后应该怎么规划自己的出路,自从关注了康成哥之后,逐渐才开始激发出了对生活的热情,康成哥真的是一个非常有才华,又非常温暖的人!”

        纪渊打量了对面坐着这个女孩子一番:“你该不是他们的托儿吧?”

        被他这么一问,小姑娘的脸唰的一下涨红起来,看起来十分不悦。

        “你们的思想不需要这么狭隘吧?我为什么要做这边的托?我来实习都是无薪的,就算我把你们说服了,找康成哥做推广,我也不会额外拿到什么奖金!再说了,康成哥也不是什么推广都接的,他说接推广首先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要是那种品质不高,华而不实的,康成哥也不会答应接下来的?!彼宦钠骋谎奂驮?,看起来受到了很大的冒犯。

        夏青很努力才没有让自己露出瞠目结舌的表情,这个女孩子,放着大学时代最后一个幸福的暑假,不在家里面悠闲自在的享受假期,也没有去趁机做点兼职赚零花钱,而是大老远跑来模式的w市,不要任何薪酬的在这么一家规模不大的工作室里实习,这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用爱发电”吧?

        夏青看了看时间,故意对那姑娘说:“你能给文康成打个电话,问一问他大概还要多久能回来么?或者他要是时间上比较赶,一时半会儿不回来,这间工作室除了他本人之外,还有谁是有决策权的?你们老板娘在的话也行呀?!?br />
        那姑娘本来已经有些不悦了,现在听了夏青的话,脸色就彻底的阴沉下来。

        “我们这边哪来的什么老板娘!你们是不是在网上看到有人瞎起哄的一些玩笑话就当真了?工作室的事情都是康成哥做主的,你们能等他就等一会儿,不能等我也没有办法,他现在不知道有没有拍完片子,反正我不能现在打电话去打扰他的工作!你们再等一会儿吧!”

        小姑娘对夏青和纪渊似乎产生了一种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抵触情绪,有些硬邦邦的丢下这样一句话,起身就走开了,继续到原本的位子上玩手机去了。

        夏青看了看纪渊,两人的脸上都带着一种意味深长。

        小姑娘再也没有过来理睬过他们两个人,夏青和纪渊也并不是很在意,他们本来就是来找文画的,跟这个小无薪实习生聊聊天,就纯属是试探试探而已,并不是什么中心目的,现在能在这样一个空调凉爽的屋子里面等人,也算是不错的“工作福利”了。

        大约过了快半个小时,走廊里一串脚步声,夏青听到了,扭头看向门口那边,实习姑娘很显然也听到了,她调整了一下坐姿,充满期待的看着门那边。

        门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个身材有些单薄瘦弱的男人,实习姑娘有些失望,原本挺直紧绷的背部线条又重新放松下来。

        “张哥,你回来了……”她的声音听起来也带着几分失望。

        “哦,你没出去吃饭???”被她成为“张哥”的男人同她点点头,表情有些木讷,同时他也看到了夏青他们,“那边是客户?”

        “不知道,反正是要找康成哥的?!笔迪肮媚镄巳と比钡乃仕始?。

        刚回来的男人应了一声,朝夏青他们走过来:“你们好,你们找我们老板???有什么事么?”

        “你是这边正式的职员么?怎么称呼?”纪渊没有回答对方的提问,而是反过来问起了对方,似乎如果对方也和方才那个小姑娘一样,都是初来乍到缺乏了解的,那他也就懒得多费口舌了。

        “我叫张仁,从工作室成立就在这边了?!闭饽腥私不暗奶绕挠幸恢掷鲜蛋徒坏奈兜?,“你们要是赶时间,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br />
        “你认识申雯丽么?”纪渊看了看他,忽然开口问。

        张仁没有料到对方一开口会问自己这种问题,一下子有些呆住了,随即他的表情变得有些不大自然,犹犹豫豫的点了点头:“我……认识,但是不太熟。你们为什么要问我这个?”
  • 做强茶企 告别“大而不强” 2019-10-18
  • 海南宣讲十九大:春风化雨入琼岛,海涛拍岸谋新篇 2019-10-18
  • “一周注射一次” 有效改善血糖达标 2019-10-16
  • 各城市陆续放开限购 应辩证看待拐点 2019-10-13
  • 十九大报告点赞重大科技成果  带你去认识这些“大国重器” 2019-10-12
  • 带驴友穿越“鳌太” 村民被罚3000元 2019-10-12
  • 图解:5年来,习近平的“上合时间” 2019-10-11
  • 早晨空腹饮水有利健康?正确饮水你需要知道这些 2019-10-11
  • 原来端午节也可以过得很“文艺” 2019-10-07
  • 生发“神药”乱象:广告造假无底线 同批号多个名 2019-10-06
  • 人民日报金台锐评:让工作日志减负增效 2019-10-06
  • 酒后躺车内休息也属于酒驾? 交巡警告诉你这些行为都是酒驾 2019-10-02
  • 科技编辑应提升数字出版能力 2019-10-02
  • 太凶残!高卢雄鸡和澳洲袋鼠踢爆皮球 2019-09-26
  • 安徽省合肥市“互联网+政务服务”提速 2019-09-26
  • 篮球比分网 中国彩吧 20选5定胆 上海时时前三走势图 伦敦奥运网球比分 26选5中奖中两个有钱吗 韩国福彩快三 高频彩为什么赢不了 爱彩乐河北快3 11选5胆拖中奖金额 好运彩3直播 香港赛马会论坛 3d组六稳赚不赔技巧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直最大遗漏期 体彩七位数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