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FUN来了]惨!男子一个过肩摔 摔得女友面目全非 2019-06-13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06
  • 打开水龙头流出“鲜橙多” 南昌县这个小区神了! 2019-06-06
  • 反校园暴力法,这个必须有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04
  • 在强国论坛和新浪微博上也就说了几句国产80后伟大的钢琴家,嚯!粉丝不干了,邮箱里塞满男性女性生殖器的骂声和愤慨声。其实,真没有诋毁的意思。比如,美国一家男性内衣 2019-06-04
  • 敦煌学者探访榆中大佛寺 揭开神秘石窟寺面纱 2019-06-04
  • 习近平时间用屈原精神“塑心”“立行” 2019-06-04
  • 在线客服——华龙网 主流媒体 重庆门户 2019-06-03
  • “网络星期一”销售额创美国网购单日纪录 2019-06-02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2
  • 美国:火山裂缝再度喷出熔岩 流入海中 2019-06-01
  • 为超越而起舞(名师谈艺) 2019-06-01
  • 荷兰音乐节巴士冲撞人群事件致1死3伤 肇事者自首 2019-05-26
  • 你问对了,但没有说到点子上。我告诉你吧,最根本的问题是私有制。私有制不除,腐败问题就不会消灭。懂了吧,哈哈。 2019-05-26
  • “垃圾DNA”突变可影响实验鼠性别发育 2019-05-26
  • 长白山天池水怪抓住了 > 玄幻小说 > 我是偷儿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两个稀里糊涂的手下
        一个故事的结束往往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天地轮转,不灭不息。

        不知过了多久,洛无晴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迎接她的不是白衣天使,也不是医院里那白得令人晕眩的白墙,而是一张破旧的床,一个早已烂得可以当门的门窗?;褂幸桓龇史逝峙?,穿着半截短衫,半条短裤,头顶上梳着一个小辫子,四周被剃得光光,十几岁模样的半大小子。

        他正趴在一张木漆早己脱落得干干净净,桌腿上还留着几条刀痕的木桌前呼呼大睡。木椅在他肥大的屁股下吱呀吱呀响个不停。

        “这是什么地方?”洛无晴问道。她翻身下床,脚下突然一踏空,整个人砰的一声,栽到地上,疼得她哎呀,一声惨叫。

        那胖子居然没被吵醒,可见他打瞌睡的功力非同一般。洛无晴坐起来,抬头环视四周,竟发现板凳竟比自己还高出一截。洛无晴笑道:“这谁家的板凳,做这么高?!?br />
        她抬起手来看手上的伤口,这一看,吓得她直哆嗦。她原本那双纤纤玉手,竟然缩小了一半。再看身子,也是如此。

        “糟了,难道我跟柯南一样,被人灌了缩小身体的毒药?莫非这胖子是黑衣组织的人?不管那么多了,先逃出去再说?!彼套畔ジ呛褪稚系奶弁?,直起身子,蹑手蹑脚的绕过那胖子,来到门边,刚准备飞奔出去求救,眼前一暗,似乎有一大片乌云,瞬间从四周涌来,盖住天空,将明晃晃的天空变得跟黑夜一样。

        “寨主,你醒了?”

        洛无晴仔细一看,这哪是什么乌云,这明明是一个人。只是这门不大,他又比自己现在的身子大出许多,完全挡住了自己视线,这才让她产生了错觉。

        这人也是十七八岁,只是身材瘦削,长相俊朗,与那胖子一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他一把抱起洛无晴,放到床上,重重一脚,朝那胖子屁股踢去。那胖子本来睡得稀里糊涂的,臂部的抖动牵动他全身肥肉的跟着一起晃动,撑起头来,看见洛无晴笔直的座在床边,一下子扑过来,以肥厚无比的双手按着她的双肩,哭丧似的叫道:“寨主,你可算醒了,你要是死了,我们兄弟俩可咱办???”

        那胖子力气大,洛无晴只觉双肩似要散架,她可以清楚的听见自己骨骼发出的咔嚓咔嚓的响声,使劲推了推他的胸脯,胖子闻丝不动。她那点微弱的力气对胖子来说不值一提,此时她方真正体会到什么是蚍蜉撼大树。

        那瘦个子揪着胖子的耳朵,往后一提,胖子立刻松开按在洛无晴肩上的手,折回去护着耳朵,哀求道:“木头,掉了,掉了??焖墒??!?br />
        瘦个子稍一用力,那胖子大叫一声,跳了起来,疼得哭爹告奶奶。瘦个子这才松开手,骂道:“你个死胖子,叫你守着寨主,你怎么守的?只顾自己睡觉,没看见寨主摔到地上去了?还有,早跟你说过了,你这只大猪蹄别老往寨主身上蹭,你看你一个巴掌比寨主脸都大,她怎么能受得了你这肥猪蹄?”

        胖子笑嘻嘻的听他骂完,立刻拍胸脯道:“木头,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也了。我刚刚就是看见寨主醒过来,太高兴了。你不知道,我就怕寨主醒不过来,就怕咱们这山寨就要完蛋了?!?br />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瘦个子仿佛完全没听过这话,虽然面对笑脸,再度扯起他的耳朵,骂道:“什么寨主醒不过来?早跟你说了,寨主就是太累,多睡了几天而已,你别在这里妖言惑众,扰乱军心?!?br />
        洛无晴听得云里雾里,好不容易从二人口中,渐渐明白过来,原来自己真的被车撞死了,还离奇的穿越到一个小女孩的身上。而这小女孩多半是个山贼头。她从一个小偷,变成一个山贼,也不委曲,从一个二十来岁的成年女子变成十来岁的小女孩,也没什么,年龄是可以再长的,谁不想年轻?在现代,她已经走投无路,而在这里,怎么说也是个山贼头,吃穿不愁,又有许多手下供自己差遣,想想就觉得是件美事,情不自禁的笑出声来。

        胖子正被瘦子拎住耳朵疼得历害,见洛无晴笑了,赶紧抓住这根救命稻草,道:“木头,快看,寨主笑了?!?br />
        瘦子撒开手,扭头看着洛无晴,惊恐道:“寨主,你……你不会傻了吧?”

        洛无晴没有回答,依旧做着不愁吃不愁穿,又有下人可以使唤的美梦,胖子伸手在她额前一试,道:“没发烧???”

        “你才发烧呢?!甭逦耷缑缓闷闪伺肿右谎?,心想自己还是先弄清情况再说,便道:“我睡了多久了?”

        瘦个子道:“不久,不久?!迸肿拥溃骸安乓桓鲈露??!?br />
        一个月还不久?洛无晴又道:“那我怎么会晕迷的?寨子里的人呢?怎么只有你们两个?”

        瘦个子机敏的看着洛无晴,偏过头小声对那胖子道:“胖子,你说寨主是不是有点问题?”

        胖子乐颠颠的只顾看着洛无晴,根本没听见他这话,瘦子还没说完,他己回答道:“上个月老寨主去逝,你哭着哭着就晕了。寨子里没有其他人,以前只有我木头,你还有老寨主四个人。现在老寨主去逝了就只剩下咱们三个人了?!?br />
        洛无晴一听,心里已凉了半截。这两个人,一个憨憨傻傻,毫无主见,另一个呢,头脑是有一点,人也长得可以,就是手上无力,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做得了山贼?要使唤这两人,还不如自己动手来得方便。

        瘦个见洛无晴再度陷入沉思,小心问道:“寨主,你没事吧?你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洛无晴摇摇小手,道:“其它倒没什么,只是我一觉醒来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br />
        胖子乐呵呵道:“没事,寨主,你想知道什么事我告诉你?!?br />
        “什么没事?”瘦个子吼了他一声,轻轻试了试她额头的温度,再替她把了把脉,道:“你真的觉得没什么地方不对吗?”

        洛无晴很不习惯这两人动不动就往自己身上摸,虽然她现在是个小女孩,可骨子里也是二十几岁的人,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向后挪出几步,移来两人手臂之外,道:“没有。你们可以告诉我过去的事吗?”

        胖子将他砚大的脸庞挨到洛无晴跟前,仔细的打量着她,从眼睛,到鼻子,再到耳朵,然后用指头摸了摸她的小鼻子,她心底发麻,真想冲他大喝一声:“死胖子,敢吃本姑娘豆腐,滚开点?!笨墒撬浪荒苷庋?,她一个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以后的生活还要靠这两个人??銮?,在洛无晴的记忆中曾经有一个人也做过这样的动作,那人是她师兄,也是她唯一的亲人。

        那一年她二十三岁,师兄在临走前就是刮了刮她的鼻子,语重心长的说了句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话:“无晴,你的名字虽然叫无晴,可你不能无情。这个世上无情的人太多,犹其是我们这种处在边缘地带的人,一不小心便会成为行尸走肉、万劫不复。你要心存善念,就算咱们是偷儿,咱们也要做一个光明磊落的偷儿。听说过古代的侠盗吗?咱们要做现代社会的侠盗?!?br />
        那一次,师兄为了替一个被人害死丈夫的女人的伸冤而潜入某黑帮中,最后证据虽拿到了,师兄却因身中数枪,抢救无效身亡,最可恨的是黑帮头子中竟有人买通偷界败类,将证据又偷了回去。

        师兄过世后洛无晴只做过两次案,第一次就是潜入这个黑帮,配合警方将杀害师兄的凶手缉拿归案,并也赢得了她一身上的第一笔奖金,1000块。

        第二次是帮一名富豪偷回绝密的商业文件,谁知这竟是这名富豪设下的打击对手的一个骗局。洛无晴一怒之下,将第二次的报酬一百万和富豪名下全部资产都捐给了贫困山区??闪飧缓榔貌×舜蟀肽?,到现在也没明白自己怎么就会稀里糊涂的将资产全部捐出去了呢?

        洛无晴心想,大概他也是把自己当成妹妹疼爱吧?只是自己不是她的妹妹,不喜欢被别人摸来摸去。

        瘦子道:“你叫洛无情,你爹叫洛常生,是咱们这山寨的寨主。这里名叫七霞山,寨子没有名字。我们俩是你爹捡回来的孤儿。我叫榆木,是你爹从榆木下检的。他叫石桥,是从石桥边捡到的,不过你以前都叫他胖子?!?br />
        石桥眯着眼对洛无晴道:“咱们都叫他木头?!?br />
        洛无晴问道:“晴天的晴?”

        “情义的情。你爹两个月前因病去逝了。寨子里就只剩下咱们三人相依为命,其它的事你慢慢会想起来的,我就不多说了。你大病初愈,要好好休息,知道吗?”

        无情,师兄不是说过别做无情之人吗?洛无晴当即道:“从今天开始,我要改叫洛无晴,晴天的晴?!?br />
        都是一样的音,榆木和石桥当然不会有意见。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FUN来了]惨!男子一个过肩摔 摔得女友面目全非 2019-06-13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06
  • 打开水龙头流出“鲜橙多” 南昌县这个小区神了! 2019-06-06
  • 反校园暴力法,这个必须有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04
  • 在强国论坛和新浪微博上也就说了几句国产80后伟大的钢琴家,嚯!粉丝不干了,邮箱里塞满男性女性生殖器的骂声和愤慨声。其实,真没有诋毁的意思。比如,美国一家男性内衣 2019-06-04
  • 敦煌学者探访榆中大佛寺 揭开神秘石窟寺面纱 2019-06-04
  • 习近平时间用屈原精神“塑心”“立行” 2019-06-04
  • 在线客服——华龙网 主流媒体 重庆门户 2019-06-03
  • “网络星期一”销售额创美国网购单日纪录 2019-06-02
  • 传统村落:蜀道遗韵青林口文章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6-02
  • 美国:火山裂缝再度喷出熔岩 流入海中 2019-06-01
  • 为超越而起舞(名师谈艺) 2019-06-01
  • 荷兰音乐节巴士冲撞人群事件致1死3伤 肇事者自首 2019-05-26
  • 你问对了,但没有说到点子上。我告诉你吧,最根本的问题是私有制。私有制不除,腐败问题就不会消灭。懂了吧,哈哈。 2019-05-26
  • “垃圾DNA”突变可影响实验鼠性别发育 2019-0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