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草原旱情严重 2019-07-15
  • 这个帖子,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共产主义时代,产品极大丰富,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好比脱裤子放屁!... 2019-07-1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7-05
  • 区域经济新格局显现 高质量均衡发展成重点 2019-07-05
  • 意见反馈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01
  • 寻找把他吃剩的饭菜找包后,丢给四两吃,这能算道德?[微笑] 2019-06-30
  • 或许正相反,朝鲜就是例证 2019-06-28
  • 安徽省住建厅:非房企所拿土地也能建租赁住房 2019-06-22
  • [FUN来了]惨!男子一个过肩摔 摔得女友面目全非 2019-06-13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06
  • 打开水龙头流出“鲜橙多” 南昌县这个小区神了! 2019-06-06
  • 反校园暴力法,这个必须有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04
  • 在强国论坛和新浪微博上也就说了几句国产80后伟大的钢琴家,嚯!粉丝不干了,邮箱里塞满男性女性生殖器的骂声和愤慨声。其实,真没有诋毁的意思。比如,美国一家男性内衣 2019-06-04
  • 敦煌学者探访榆中大佛寺 揭开神秘石窟寺面纱 2019-06-04
  • 习近平时间用屈原精神“塑心”“立行” 2019-06-04
  • 长白山天池水怪抓住了 > 修真小说 > 大侠萧金衍 > 章节目录 第195章 骷髅帮
        骷髅帮帮主仇恨天,是个神奇的人物。

        他本名仇爱明,年轻时曾是江南一代有名的才子,当年他立志于仕途,决心要考进士、当大官,谁料老天爷对他很是关照,一连五届科举,他都名落孙山。他心生愤懑之心,于是将名字改成仇恨天,将崇拜的对象从孔圣人改成了黄巢。然而,空有一场造反的心,却没有黄巢的胆量,跑到隐阳粮道之上落草为寇。

        投靠天狼帮老帮主后,他凭借一肚子坏水和鬼点子,在天狼帮混得风生水起,深得老帮主信任,成为天狼帮的军师,越来越得心应手,才发现自己在当强盗这一面,比科举当官更有天赋。老帮主死后,他率领一众兄弟脱离天狼帮,成立了骷髅帮,自封为帮主。

        仇帮主武功平平,但作为脑力劳动者,保留了天生爱动脑的习惯,他精于算计,又擅长奇袭,抢劫成功率在三大寇之中最高。

        闲暇之余,他最喜研究水浒人物,什么智取生辰纲、三打祝家庄,各种下三滥套路烂熟于心,却要立志当那“义薄云天”的宋公明。

        他个头不高,三尺出头,四尺不足,最近一段时间,他喜欢爬到骷髅帮山下岔口的大槐树上,望着远方。

        两月之前,他遇到了一个叫金不换的贵人,那人年纪不大,身份却十分尊崇,据说是皇帝身边的红人,就连临近县城的知府大人,都对他恭敬有加,于是他花了十万两银子,托那位金公子帮忙走动关系,替他在朝廷谋求个一官半职。

        仇恨天心中还在想,若真要招安,我得装作心不甘、情不愿的推辞三次,当然看在皇帝欣赏的面子上,也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否则他率领两千骷髅帮兵马,踏平大明西疆!朝廷会封自己什么官呢?自己好歹是一帮之主,怎么也得封个四品知府吧,以我饱读圣人诗书,就算是宰相,我也能干得了,云云。

        等我当了官,什么四凤山、西疆阎罗,在老子眼中,不过是一群蝼蚁。老子必将这几年受到的屈辱,加倍奉还于你们,尤其是那个花凤凰,他娘的,床一丈多高,老子爬了一夜都没爬上去。

        每每这时,他都陶醉于幻想之中,若有属下前来禀报诸事,必会招致一顿臭骂。

        所以骷髅帮内部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当大当家上树时,就算天塌下来,也决不能打扰他。

        谁料,这金公子一去不回,所以近日来,每天他蹲在路口,等候朝廷派来招安的贵人。

        十天过去。

        一月过去。

        两月过去。

        仇恨天心都快要碎了。

        这日,仇恨天又爬上了大槐树。

        四月槐花,十里飘香。

        他沉浸在幻想之中。

        ……

        萧金衍、箭公子来到三岔口,两人离开四凤山,一路快马加鞭,马不停蹄,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到了骷髅帮的地盘。这骷髅帮不比四凤山,他们武功实力不如四凤山、西疆阎罗,所以将骷髅帮修建在茂林之中,此处山林茂密、地势崎岖,就连骷髅帮帮众,也经常迷路闯入深山而不能返,所以萧金衍二人来到三岔口时,也犯难起来。

        在他们面前,一左一右两条路。

        两人下马。

        箭公子望着萧金衍,“选哪一条路?”

        “当然是左边?!?br />
        “为什么?”

        萧金衍道,“天才向左,疯子向右?!?br />
        箭公子冷笑,“你这种投机主义心思,可使不得?!?br />
        萧金衍一寻思,也对,不能因为我是天才,咱俩就分道扬镳吧,他弯腰捡起来几块石头,向四周扔了出去,箭公子不解,问,“你又是在干嘛?”

        萧金衍笑着说,“这叫投石问路?!?br />
        箭公子摇头,“问道鬼神,真有你的?!?br />
        萧金衍也不理会,又捡起石头,向四周扔了过去。

        哎哟!

        噗通!

        此刻,仇恨天正沉迷于他的招安梦中,忽然嗖的一声袭来,脑门一阵剧痛,大叫一声,从树上跌落下来,落在草丛之中,不由怒骂道,“谁干的,活腻歪了不是?”他仰头望去,看到萧金衍、箭公子两个陌生人,侧立于马前,脸色阴沉,问,“刚才是你们用暗器打我?”

        萧金衍顺声寻去,才发现草丛之中站着一人,只是这人太过于矮小,脑袋只露出半截。

        萧金衍连上前拱手,“这位老弟,在下……”

        仇恨天打断道,“娃娃,你嘴角毛长全了嘛,谁是你老弟?”

        说着,捂着额间一块大包,一瘸一拐走了出来,见萧金衍身材颀长,又爬到一块石头上,才勉强高出萧金衍半头,他向下望着他,趾高气昂道,“老子今年四十了,你喊我老弟?”

        萧金衍见他模样可掬,连笑着道,“抱歉,老哥,在下本要去骷髅帮拜访仇恨天仇帮主,有一封要紧的书信要转交于他,行至中途,迷了方向,不知老哥可指点一二?”

        仇恨天见萧金衍一脸正气,看上去像是官家中人,难道是这些年我打家劫舍,终于感动了朝廷,派了人过来招安?想到此,他满脸通红,激动的说不出话来,转念一想,怎么说自己也是帮主,总不能太直接询问吧,我先稳住他们,看他们究竟来作什么,于是试探问,“你们找仇帮主,有什么事嘛?”

        萧金衍听他如此说,心说找对人了,于是道,“在下听说骷髅山下骷髅帮帮主仇恨天,惩恶扬善、义薄云天,心中敬仰地紧,特意前来拜访?!?br />
        仇恨天一听心中暗喜,看来是朝廷中人不假了,于是道,“不是说有书信转交嘛?”

        萧金衍佯装向四周观察一番,确定无人之后,才低声道,“实不相瞒,这件事关系到骷髅帮众兄弟的命运,这封书信,在下只能见到仇帮主之后,亲自转交?!?br />
        仇恨天听闻,心说朝廷想的还挺周到,这是怕我入朝当官之后,山中众兄弟没人镇得住,特意不让消息泄露出去,于是笑着道,“这个好说,两位贵客远道而来,一路风尘想必异常辛苦,在下斗胆替我们帮主做主,请二位上山一叙!”

        萧金衍笑道,“那就多谢了,不知老哥如何称呼?”

        仇恨天略一沉吟,道:“在下仇爱明,字忠君,号报国居士。两位请随我来!”

        萧金衍一拱手,“我二人乃哼哈二将?!?br />
        仇恨天带萧金衍、箭公子二人从左边小路上山,他精通八卦之法,当年为防止朝廷派官兵清缴,将以树为阵,将骷髅山上山之路藏匿林中,左转右转,才走出了山林。萧金衍看得出来,这条路凶险万分,一不小心踏错步法,很容易陷入林中而无法出来。

        一路上,仇恨天很是热情,想要从萧金衍二人口中套出些有用的消息,比如朝廷准备封自己为几品官,帮内众兄弟准备怎么安顿,派人前来的上峰又是哪位达官贵人等等,萧金衍也一头雾水,不知他在讲什么,只得故弄玄虚,糊弄过去。一入骷髅帮,看到众人对仇恨天十分恭敬,便已猜出了他身份,不过他不知仇恨天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不敢轻易乱说。

        进入大堂之后,仇恨天吩咐人上香茗,转身离去,过了片刻,换了一身无补子的官袍。

        这件官袍套在他身上有些宽大,显得不伦不类。

        官袍是当年抢劫了一个戏班子后发现的,仇恨天心中十分喜欢,便留了下来。

        萧金衍、箭公子瞪大了眼睛。

        仇恨天上前两步,早已将三辞三谢的想法抛诸云端,叩首道,“下官仇恨天,恭迎天官大人,准备听封!”

        萧金衍惊愕道,“什么?”

        仇恨天问道,“难道两位大人,不是金公子派来向骷髅山招安的嘛?”

        萧金衍见他如此言语,他哪里知道什么金公子,不过他乃何人,很快便猜出了端倪,哈哈一笑,掩饰道:“仇帮主好眼力,本官掩饰的如此深,帮主是怎么发现的?”

        仇恨天嘿嘿一笑,“下官别得本事没有,看人还是很准的?!?br />
        箭公子冷冷道,“确实挺准!”

        “我知道,金公子是皇上身边的贵人,还以为他老人家贵人多忘事,把在下给忘了呢!”

        萧金衍哈哈笑道,“仇帮主哪里话,金公子记性好着哩,这不一回京城,就替你张罗这事儿,办成之后,我们从京城出发,日夜兼程,谁料途中出了点意外,在四凤山耽搁了些日子?!?br />
        仇恨天一听竟又是四凤山,问,“四凤山的那四个贱人,没有为难大人吧?”

        萧金衍冷笑道,“你觉得区区一个四凤山,本官会放在眼中嘛?”

        “那倒也是,大人吉人自有天相,只要大人亮明身份,想必他们也不敢难为大人?!?br />
        萧金衍越是吊着他,仇恨天心中越是好奇,于是试探问,“大人,不知这次朝廷准备授在下几品官?”

        萧金衍得知言老大阴谋之后,这次前来骷髅帮,本想冒充四凤山使者,挑拨他们联手对付西疆阎罗,替赵拦江解围,谁料歪打正着,仇恨天竟将他当做京城来的上差,于是决定将计就计,将手中一封书信在他眼前晃了晃,道:“那就要看仇帮主的表现了?”

        “什么意思?”

        萧金衍道,“听说,仇帮主与四凤山、西疆阎罗关系不浅啊?!?br />
        仇恨天拍着胸脯道,“绝无此事,那两伙人都是丧心病狂、杀人如麻的强盗,在下怎会认识他们?”

        “那就好,你附耳过来,金公子托本官给你捎了几句话?!?/div>
  • 内蒙古巴彦淖尔市草原旱情严重 2019-07-15
  • 这个帖子,本人已经驳斥多次了。共产主义不是不能实行按劳分配,而是不需要实行按劳分配。共产主义时代,产品极大丰富,所以实行按劳分配是多余的,好比脱裤子放屁!... 2019-07-15
  • 全国“非遗”保护工作先进名单公布 2019-07-05
  • 区域经济新格局显现 高质量均衡发展成重点 2019-07-05
  • 意见反馈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7-01
  • 寻找把他吃剩的饭菜找包后,丢给四两吃,这能算道德?[微笑] 2019-06-30
  • 或许正相反,朝鲜就是例证 2019-06-28
  • 安徽省住建厅:非房企所拿土地也能建租赁住房 2019-06-22
  • [FUN来了]惨!男子一个过肩摔 摔得女友面目全非 2019-06-13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9-06-06
  • 打开水龙头流出“鲜橙多” 南昌县这个小区神了! 2019-06-06
  • 反校园暴力法,这个必须有 春城壹网 七彩云南 一网天下 2019-06-04
  • 在强国论坛和新浪微博上也就说了几句国产80后伟大的钢琴家,嚯!粉丝不干了,邮箱里塞满男性女性生殖器的骂声和愤慨声。其实,真没有诋毁的意思。比如,美国一家男性内衣 2019-06-04
  • 敦煌学者探访榆中大佛寺 揭开神秘石窟寺面纱 2019-06-04
  • 习近平时间用屈原精神“塑心”“立行” 2019-06-04
  • 宁夏11选5怎么算中奖 怎么看足球指数 棋牌游戏特效 500彩票网股价1月30日 甘肃省高频彩票 浙江体彩20选5胆拭 白小姐正版四不象图 大乐透有那些号码是什么意思 体彩p3总跨度带连线 青海十一选五今日预测杀码号 双色球擂台中彩网 赌场老千具 中彩网走势图500期 广东06期开奖号码 江苏11选5当天全部开奖号码